186-1526-3522

公司动态

专访金威刻董事长蒋习锋:谁在打击中国创新?

日期:2019-06-15作者:www.gweike.com
我要分享
  金威刻董事长蒋习锋

       金威刻的产品出口额占销售收入的80%以上。为什么国内销售额占比远远低于出口额呢?中国才是世界工厂,应该是激光切割机的最大市场。谈到这个问题,蒋习锋很懊恼,国内市场是他的一个心结。他说:“我不喜欢去搞这营销、那营销。我愿意整天在车间打磨产品。我喜欢做国际市场,因为在国外,他们只看技术和产品质量,没有那么多事儿。”
 
  1/ 中国志气曹德旺:在创新方面我们不比外国人差
 
  多年前,曹德旺一个朋友的孩子,在国外学校因听到外国同学说“中国制造” 粗制滥造、假冒伪劣,与外国孩子打了一场架。这件事对曹德旺的触动很大,他对孩子说:“你打架是对的,就该狠狠地揍他”。此后,曹德旺发誓一定要造出最好的中国玻璃,让全世界都用中国玻璃,他说:“这是必须,是一定,没有任何客观,中国人必须有这样的志气!”
 
  如今,福耀集团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汽车玻璃专业供应商,产品得到全球顶级汽车制造企业及主要汽车厂商的认证和选用,包括宾利、奔驰、宝马、奥迪、通用、丰田、大众、福特、克莱斯勒等,为其提供全球OEM配套服务和汽车玻璃全套解决方案,并被各大汽车制造企业评为“全球优秀供应商”。
 
  福耀集团通过自主技术研发做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块高质量玻璃,事实上,福耀卖的不是玻璃,而是卖的汽车玻璃的全套解决方案,所谓的汽车玻璃集成。曹德旺说:“我当时有个想法,考虑直接给汽车的几个面镶上玻璃卖给他们,他们做汽车不更省事吗?于是把给汽车制造商说了,他们非常惊喜。”这是曹德旺的一个简单创新,后来曹德旺把这套汽车玻璃集成解决方案在国外注册了专利,避免了别人抄袭,形成了产品垄断。由此看来,中国人在创新方面不比外国差。
 
  2/ 专利捍卫者董明珠:谁在打击中国创新?
 
  人人都知道在西方国家,尤其在欧美,专利保护很严格,即便是一个产品的外观设计都会受到严格的法律保护。当年乔布斯看到火车站有个钟表的外形设计很好看,他想把这个钟表的外形做成手机应用里的图标,于是乔布斯找到了这个钟表厂商,每年向设计者交专利使用费。因此说曹德旺很幸运,因为他的专利是在国外注册的,受到了保护,一个小小的想法成就了一个世界玻璃大王。
 
  然而在国内就截然不同了。董明珠因专利问题常常大动干戈,今天这个骂是小偷,明天骂那个小偷集团。在今年的“两会时间”,董明珠接受媒体采访,依然就“专利侵权”问题进行呼吁。她说:“国家鼓励企业去创新,但如果专利得不到保护,那企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研发出来的东西,很容易就被别人剽窃走了,这对一个创新型企业的打击还是很大的。以格力电器为例,发现被侵权后,我们就要用很多时间去打官司,但其实我们更希望用这些精力去升级技术与研发。”。
 
  在中国,仿佛“偷技术”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迂腐的孔乙己如是说“文人偷书不叫偷书,叫窃书”。一则我国对专利技术也没有严密的法律保护程序,再者中国人自古到今缺乏知识产权意识。社会又崇拜GDP,消费者只关心是小米手机是不是销量冠军、价格便宜等问题,没有人关心贴不贴牌?偷不偷技术?所以雷军就像民族制造的英雄。所以董明珠很气愤地大声质问,久而久之中国制造谁还愿意去创新呢?不创新没有市场机会,去创新,新技术一但上市,模仿品、山寨货就会迅速推向市场。事实上打击中国创新的不仅仅是“专利侵权”,还有更多的因素,到底谁在打击中国创新、伤害研发者呢?
 
  3/ 十几年前,我国自主激光设备就已出口德国
 
金威刻激光切割机车间

 
  2001年,这一年我国正式WTO,从此中国经济狂潮一浪高过一浪。就在那个时期激光切割机开始出现在我国,以一种新型尖端切割设备在各类制造行业推广应用。这一年24岁的蒋习锋“结缘激光”,从事“激光刻字机”生产制造。在蒋习锋看来,激光刻字机技术相对简单,产品单调、同质化,于是他萌生了生产“激光切割机”的念头。
 
  2003年,他带领2个技术伙伴(三人团队)开始对激光切割机长达一年的自主研发,从机械图纸规划、设备制造到参数设置,反复设计和试验,他们三人孜孜不倦,并乐此不疲。
 
  2004年,第一台激光切割机终于研制成功,并卖给了长沙一家企业,这一年蒋习锋成立了济南金威刻公司。2005年,公司接了来自德国的一个订单,伴随订单而来的还有满满2页的设备要求建议书,极其严苛的技术标准,当时国内设备制造商根本无法满足生产。蒋习锋没有犹豫,他立刻带领团队对机器进行重新研发和改进,最终达标生产,成功交货,金威刻机器第一次成功走进德国市场。2005年年底5台LG900激光切割机出口美国,金威刻又一次叩开国际市场大门。
 
  三人团队研制激光切割机并出口德国,在当年无疑是一件令人称奇的事儿!蒋习锋和他的团队成为了我国最早一批进入激光切割机行业的研发者和生产者。他们拥有该行业世界领先并填补行业空白的“自研技术”,拥有44项国家专利,5项国家发明专利。
 
  4/ 技术偏执狂蒋习锋:我愿意整天在车间打磨产品
 
  不久前,制造界采访了这位创新型企业家蒋习锋。
 
  蒋习锋有点内向,但很有个性,用济南土话说就是“有点小脾气”。一见面,蒋习锋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说:“激光设备领域谁不加上智能制造、不加上互联网,谁就会完蛋!那些没创新能力的模仿者、那些山寨产品不会做长久的,早晚倒下去!”
 
  在我国制造行业,一般会有两类人成为企业创始人,一类做营销出身,另一类做技术出身。蒋习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标准“技术男”。他注重创新和研发,也看重自己的创新和研发成果,自己的专利被人剽窃了,当然气愤了,甚至想骂人。蒋习锋解释说,国内激光设备行业很不生态,有人偷了你的技术还不算,还要偷走你的市场,利用各种手段倾轧。
 
  看的出,蒋习锋属于技术偏执狂的那种,他认为,打击创新企业的不仅是技术被剽窃,还有过度营销、恶意竞争等。
 
  有资料显示:金威刻产品遍布美国、德国、韩国、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东南亚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额占销售收入的80%以上。
 
  金威刻产品为什么国内销售额占比远远低于出口额呢?中国才是世界工厂,各类制造业,门类齐全,应该是激光切割机应用最大的市场。谈到这个问题,蒋习锋很懊恼,国内市场是他的一个心结。他说:“我不喜欢去搞这营销、那营销。我愿意整天在车间打磨产品。我喜欢做国际市场,因为国外,他们只看技术和产品质量,没有那么多事儿。”
 
  16年来,蒋习锋深耕激光设备应用,为各类制造业制定激光切割机解决方案,引领产品升级迭代。作为一家企业的董事长兼CEO,他为什么如此执迷于自主研发?他说,一则是因为他有这个乐趣,再则是他坚信“技术为王”,只有过硬的产品才会为客户带来最大的价值。他最大的梦想是自己做出来的产品,很多公司都喜欢用。
 
  有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激光切割机市场规模超过600亿,随着工业自动化智能升级,激光切割机的市场前景会更好。面对国内激光设备市场这块大蛋糕,到底是营销为王?还是技术为王呢?
 
  5/ 营销为王,还是技术为王?
大功率激光切割机

 
  人民日报曾多次发文诟病“最低价中标”,列举最低价中标的种种危害和隐患,呼吁“工匠精神,质量兴国”。然而B2B(企业对企业销售)在中国是个永远的“灰色地带”,托关系、建人脉,讲策略、拼公关,工业品营销在中国成了一门大学问,所以中国的营销培训公司特别多,出了那么多营销大师。
 
  打价格战?还是打价值战?多年来,这个痛苦而纠结问题一直是缠绕着蒋习锋。他说:“在国内,不打价格战,产品不好卖;打呢,产品质量不好控制,还有研发成本。工业品不同于消费品,工业品是一对一的销售,供货方可以把自家的产品说的天花乱坠,价格又低,客户很可能选择他们。在国内就是价格为王、营销为王。只有等到客户发现低价机器不好用了,才回过头找我们。目前我们公司在捡他们丢掉了的市场,他们开发一个客户,丢一个客户。我们拥有一个客户,就会成为我们长期客户,我们就会结成了生态合作伙伴。因为我们的产品好用。也就是说营销力强的企业,很可能先规模做上去,如果技术不创新,这样的企业很可能被创新型企业替代。我相信最终还是技术为王,让机器更智能、自动化程度更高。所以这么多年来,金威刻一直坚持产品技术研发和创新,坚持价值战”。
 
  翻开世界工业史,那些百年品牌公司他们的创始人多数是科学家和发明家。比如,丰田喜一郎就是丰田汽车的发明人。西门子公司的创始人维尔纳·冯·西门子,也是工程师和发明家。再比如我国的华为,华为5G之所以领先全球,是因为华为全球有16个研究所,有8万名世界研发人员。只有科学技术才能改变这个世界,才能创造价值。
 
  6/ “光制造”时代,自主技术是我们的底气
 
  光纤激光切割技术功能强大,具有智能化、柔性化的特点,看起来有点像3D打印,可以切割设备零件、管材等任意形状,甚至还能切精密仪器,高效能、高精度,并且有软件控制,完全可实现无人接触自动化、智能化加工生产。
 
  在制造业升级的大背景下,激光切割技术将逐步取代冲床、火焰切割、水切割、等离子切割等传统的金属加工工艺,可完成汽车、航空航天、医疗保健、电气和电子等行业复杂零部件产品的高效加工。
 
金威刻三维机器人激光切割机

 
  蒋习锋表示,传统制造会第一个进入“光制造”时代,让生产更简单,更高效。因为激光技术可实实在在地赋能制造业,帮助客户降低成本、实现利益最大化。未来五年,金威刻将研发重点放在智能高端装备上,研发并推出“激光焊接”、“六轴机器人光纤激光切割机”、“流水线光纤激光切割机”等项目。
 
  “激光焊接”项目将激光焊接与传统焊接技术融合,完成360度全方位、任意曲面的焊接,将广泛应用到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加工上,促进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变革。
 
  “六轴机器人光纤激光切割机”项目,用工业机器人代替五轴机床,光纤传输,方便与工业机器人连接,实现三维立体切割,柔性加工,满足汽车钣金覆盖件和底盘件行业的精度要求。
 
  “流水线光纤激光切割机”项目产品将实现卷料的开平、送料、切割三大功能,打破传统加工方式,实现连续自动化加工,自动流水线,节约人工,提高效率。这一系列项目产业化后,切割机市场将进入智能化时代。
 
  蒋习锋对自主创新情有独钟,将互联网与智能制造紧密融合在一起,真正实现智能制造。谈到金威刻公司的未来,蒋习锋说:“我们很有信心,金威刻产品会成为智能装备的主流,会跻居激光切割机行业之首,自主技术是我们的底气!”
 
本文来源于:原创: 谭小米  制造界